2014年05月21日

谷蛋白啤酒业:价值110亿美元的大麦芽生意

  本行是酿造啤酒的乔·凯西(Joe Casey)遇到了人生的窘境。那是2006年,在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不久,妻子被诊断出患有脂泻症,这是一种由小麦、黑麦和大麦等谷物中所含有的谷蛋白而引起的自身免疫性疾病。大麦,就是用来酿造啤酒的原料。凯西说,这个消息“给我家的夫妻关系平添了一个纠结因素。”凯西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(Portland)的默兄弟啤酒厂(Widmer Brothers Brewery)工作,夫妻二人平时习惯于分享凯西每周上班时调制的啤酒。

  同年,他在出席了一次展示会后,对脯氨酸蛋白酶(Brewers Clarex)有所了解。该产品是一种酶,可用于防止啤酒冷藏后出现浑浊;凯西听说它能把谷蛋白分解,从而防止啤酒变浑。前些年,他就一直在思考用什么方法才能去除大麦芽啤酒中的谷蛋白。会后,他又开始更加认真地琢磨这个问题,试用了一些其他原料,但是都没有通过口味品尝测试。他的老板、当时的精酿啤酒联盟公司(Craft Brew Alliance,它控股默公司)首席执行官也被诊断出患有脂泻症。

  直到2012年,凯西才把这个想法变成了Omission牌啤酒,并且认为这种麦芽饮料 “不含谷蛋白”。每个批次产品的谷蛋白测试结果都在网上公布。凯西的太太如今也能喝上一瓶冰镇啤酒了。该品牌的手工酿制黄啤、淡啤和印度黄啤(IPA)是这家年销售额为1.92亿美元的公司的抢手货。Omission牌啤酒甚至还获得了脂泻症腹泻协会(Celiac Sprue Association)的认可(就在去年11月),而该机构在美国实行某些最严格的谷蛋白测试标准方面是出了名的。

  此事引起了博客界对无谷蛋白问题的一片质疑,他们怀疑传统啤酒如何能够做到不含谷蛋白。“一听到这件事,我真的感到。”经营名为“彻底不含谷蛋白”(网站的生物化学家彼得·奥林斯(Peter Olins)说。“了解脂泻症”(Savvy Celiac)和“谷蛋白哥”(Gluten Dude)网站的博主们也对此愤愤不平。

  这场喧嚣发生在美国发展最快的特色食品市场之中的一个,吸引了通用磨坊(General Mills)、全食超市(Whole Foods)和乔班尼(Chobani)等公司纷纷涌入。其发展速度之快,超出了监管部门为之制定规则的能力[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(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)只是在去年夏天才确定“不含谷蛋白”的概念是,低于谷蛋白的百万分之二十],也超出了人们对谷蛋白的实际理解程度。美国大约有300万人患脂泻症,还有数百万人可能对非脂泻症谷蛋白过敏,但人们对致病的真正原因争执不下。还有一些人则认为,少摄入谷蛋白“更有益于健康”。

  有人把Omission牌啤酒视作对啤酒市场的大举进攻;有人则可能对此拍手称快。不管采取哪种立场,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至今尚未确定,从啤酒之类的发酵食品中去除谷蛋白的做法是否可以测定。Omission牌啤酒自己的主管部门——美国烟酒税收与贸易局(Alcohol and Tobacco Tax and Trade Bureau,即TTB)也同意这个观点。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认为用在其他食品上检测谷蛋白的方法(即双抗体夹心法)是科学可行的,但用在发酵或水解食品上就无效,因为其含量微乎其微。监管仍然认为,目前尚无检测麦芽类饮料中谷蛋白含量的有效方法。

  至于脂泻症腹泻协会的认可,凯西Omission牌啤酒之所以取得突破,是因为公司另外提供了测试方法,运用的是一种叫做“质谱测定法”的、费用昂贵的技术。“如果没有使用这项技术,我们是不可能让他们盖章批准的。”凯西说。(该协会没有回复《财富》提出的采访请求。)

  营养学家特里西娅·汤普森(Tricia Thompson)经营着一家名叫“无谷蛋白监测站”(Gluten Free Watchdog)的食品检测和研究机构,她试图帮助人们了解个中奥秘。她撰写并在网上辩论平台上发布了一篇7页长的报告。但是,让圈内人士平静下来并非易事。汤普森说:“在对待啤酒和比萨饼的问题上,你会在脂泻症患者群体身上看到最为激烈的敌对情绪。”